袅袅山川

周翔★cp洁癖

我回来了。

因为去年生了一场大病,所以很多文章都断更了现在好了,还是还是在慢慢的恢复中。嗯,等我完全好了,我会继续更新的。谢谢大家这么久的支持。我没想到还会有人继续看。我会努力加油的。再次感谢。

阴阳师 夜叉日记 ①

记录记录我叉来寮里以后的事儿~
产量玄学😭😭

2017.1.23      天气晴      心情…一言难尽…
我叫夜叉,今天是我来到这个寮的第三天。

如你所见,我来这三天就已经长成了一个四勾觉醒的这个寮的主力了。虽然让我不想说的是我居然是被鸦天狗给带大的=_=

阿妈说别看鸦天狗小但好歹也是我们寮里面的一个主力啊。挖槽鸦天狗都是主力这个寮是多非啊!!旁边的妖琴师(13级)犬神(10级)雪女(18级)鬼使白(24级)…姑获鸟(24级)………………好吧我认了27级四勾的鸦天狗的确是主力。

想想本大爷一个英明神武输出爆(kan)炸(lian)腹肌堪比酒吞骚气压过妖狐的超强大SR居然是被一个R带大的?还神他喵的是鸦天狗??大天狗的远方表弟??

鸦天狗:现在嫌弃我咯?那把吃我的达摩给我吐出来咯🙄🙄🙄

夜叉:闭嘴!!

非洲清明(扇子一阵猛敲夜叉头):二叉子啊鸦天狗好歹也是你的奶妈(??)你这样不可以哦养儿方知父母恩啊´◡`

夜叉:你信不信我一叉子插死你个非洲人!

说回整题其实这个寮确实是非了一点,但是本大爷觉得也还不错,只是我说一没人敢说二,晴明拿回来的御魂最好的也先给我穿,本来这个寮也是一个小康家庭一般的寮,每天刷刷觉醒打打大蛇,偶尔斗斗鸡烤一下大章鱼,再然后就回寮里闲玩着,其实小日子过的蛮舒服的。

但是!在今天!寮里!出了一件大事!

晴明居然真的好死不死的召唤出了鬼使黑??还直接交给了鬼使白??所以鬼使白抱着鬼使黑小娃娃一脸娇羞是什么意思???exo  me???虽然是弟弟带哥哥,但是你们好歹也是亲兄弟啊你脸红个ball啊!!晴明还在那边笑的跟傻逼一样=_=
啊!傻逼晴明!还把仅存的三个蓝蛋蛋给喂了!不是说好了给我升五星用的嘛!啊!我的针女套啊!啊!我的皮!晴明这样做无异于是扒了我的衣服让我露屁股出来啊!(清明:哎呀呀你本来露的也不少嘛,走走走,给小黑刷觉醒去(*╹▽╹*))

刷个屁!你见过失宠的正宫给小妾生孩子的嘛!谁傻逼谁去!

晴明:????

鬼使黑:小妾???

晴明:来摸摸头,乖,咱家就你最厉害你不去那你让阿爸怎么办你让我们寮怎么办!

夜叉:哼离了本大爷还不行了是吧!

清明:走走走´・ᴗ・`来小白带小黑跟上姑姑座敷一起哈!

路过的博雅:这傻孩子真好哄•_ゝ•

晴明:´◡`


红白玫瑰 chapter.4

chapter.4


怎么冷酷却仍然美丽


得不到的从来矜贵


身处劣势如何不攻心计


流露敬畏试探你的法规





孙翔回来的比唐昊估计的还快一天。只是回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了纽约皇后找黄少天。

黄少天见到他的时候,并没有多大的惊讶“又来劝我?”


孙翔挑眉“不是,只是想问问你,你以前怎么和喻文洲呆在一起的啊?真是一个冷酷的人啊”

黄少天低头没有说话,这样的沉默在他身上其实并不多见,如果魏琛看到他这个样子,估计还会以为他是犯病了。他知道孙翔说的是什么,无非也就是当年的一些破事被孙翔给翻出来了呗,他本来以为他会不在乎的,但是为什么只是这样一问,就会觉得那么难受呢。黄少天伸出右手摸摸右耳后边的一个纹身,索克萨尔四个字以黑色妖艳的姿势盘踞在他那里,那是黄少天以前和喻文洲刚在一起的时候去纹的。其实以前他问过喻文洲为什么是索克萨尔呢,这个名字听起来真的好中二啊,喻文洲笑笑并没有说什么。于是,后来黄少天也给自己整了一个夜雨声烦


孙翔走的时候黄少天已经回去休息了。孙翔一个人走在街道上,其实他有点想吸烟,但身上却没带着,孙翔吸烟其实是从叶修哪里学会的,那是什么时候呢?大概就是苏沐秋走的时候吧,他见过整夜整夜吸烟的叶修,颓废又盎然。孙翔这个人哪,和他熟悉的人都知道,这家伙其实看起来不好惹,但其实他特别愿意对自己喜欢的人好,别人给他一个棒棒糖,他就能换回去一座糖果堡垒。不熟悉他的人啊,就知道他是荣耀大厦的一把椅,高傲,果决,杀伐决断。


周泽楷其实挺意外会在街上看见孙翔的,孙翔一个人穿着一件风衣,高挑的身材在黑夜里慢慢行走着,逐渐融入那种街道的寂静里。偶尔走过一两根路灯,橙黄的灯光洒在他的头顶笼罩着他。温柔又冰冷。周泽楷觉得自己可能有毛病,不然干嘛出来买一些东西也会遇见孙翔然后跟着他走了这么久。周泽楷叹息一声刚想要转回家来了就听见一声略带轻佻的声音“跟了我这么久终于想回去了?”


孙翔转过身来,其实刚才周泽楷跟过来的时候他就发现了,他还以为他会出生叫他和他商量一些关于工作上的事情什么的,没想到周泽楷跟了这么久居然就打算回去了,他这也是太小瞧他孙翔的警觉度了吧,他好歹也算是荣耀大厦的大boss吧,要是连这点警觉度都没有,那死了多少回了恐怕都不知道吧。


“周泽楷,你跟了我这么久不会以为我都没有发现你吧?”孙翔看着眼前的周泽楷,一身白色的穿在他身上刚刚好,手里提着一个便利袋,里面好像是草莓牛奶?


“出来买东路而已。”周泽楷也很淡定,他觉得自己应该可以说是顺路。


“哦。”孙翔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恩,周总监这个路顺的可有点远啊。”


“还好。”周泽楷沉默,然后头微微一偏微微叹口气“好吧,我在跟着你。”

“我知道。”孙翔有些好笑的看着他,“怎么,这么久不见,想我了?”


“龙城的案子需要你做最后的决定。”周泽楷面色如常的看着孙翔,“刘皓不适合。”

周泽楷口中的刘皓是之前负责龙城策划的经理,是在孙翔接手荣耀之前就在的,这个人孙翔是知道的,“为什么想换掉?”


“他之前是从Fingoe被挖过来的”


“恩?然后呢?”

“不值得信任。”孙翔懂周泽楷的意思了,一个太容易从原来公司而为了钱财跳槽的人,是不太值得信任啊。

“OK,随便你了,反正这个项目我交给你负责了,你觉得怎样处理好就怎样吧。”孙翔耸耸肩,既然想换人就换掉好啦反正有的时候也可以清理一下的嘛。


周泽楷听到孙翔的回答,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于是便准备回家。


刚走过几步,就听到高孙翔在后面喊“喂,周泽楷,我说要不要去喝两杯啊?长夜漫漫,难得相遇嘛.


“明天上班”周泽楷看着站在路灯下对着他挑眉的孙翔,轻声叹口气。


其实这个天气应该算不得冷的,但是,大晚上的不管是谁坐在屋顶上估计都觉得自己脑袋有毛病吧。但是孙翔不觉得,他觉得黑夜的s市是最美丽的,繁华过去之后的夜晚,

依稀还可以看出白天的盛大,星星点点的灯光在这样的夜里给人温暖,孙翔坐在周泽楷家的天台上,看着远方,拿起身边的草莓牛奶与天空碰杯,然后对身边的周泽楷说“你看,晚上的天其实不是黑色的,是深蓝色的。”


周泽楷喝了一口手里的草莓牛奶没有说话,这本来应该是他明天早上的早餐。


“其实人类都贪得无厌,有了城市的繁华又想要农村的寂静秀美。永远都是不知足的,这是为什么呢?”孙翔皱起好看的眉,说话的声音也很轻。


“大概是,不变的所谓的追求吧。”周泽楷看着远处的楼房,追求这样的东西,怎么会有人得到满足呢,就像他的父亲一样,不单单是追求所谓荣誉。这样的固执,他着实没有办法去原谅他。


“那你的追求是什么?”孙翔忽然把头转过来对着周泽楷,近的不能再近的距离,孙翔亮金金的眼睛,周泽楷忽然觉得有点窒息,微微向后仰一些“世界安定。”


“啧,真是敷衍的不能再敷衍了呢!”孙翔突然灿烂一笑,像极了当初那个在伦敦唱歌的孩子。“那你不想问问我的追求是什么吗?”



周泽楷的直觉告诉他不要问,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孙翔这双亮晶晶的眼睛他就想要跟着他所说的一切“是什么?”


孙翔笑的更灿烂了,像周泽楷的方向更贴近了一些,发亮的眼睛看着周泽楷“是你啊。周泽楷。”然后看见周泽楷愣在那里的样子,孙翔忽然就笑出声“哈哈,周泽楷,你吓到了?我说的可是醉话哟,今晚有点喝多了。”扬扬手里的牛奶瓶子,随意的往地一扔,孙翔站起来“我回去了,see  you   ·”


“我送你。”



S市警察局,刘小别翻看着手里的报告“王sir,这蓝莓之夜没什么问题啊。”

“为什么你会觉得没有问题呢?”王杰希喝着咖啡,用手捏捏眉心,最近烦心事也越来越多了啊。“一个酒吧,什么破绽都没有,甚至连一些平常的mai yin的记录都没有,你觉这个算是正常的吗?太过于干净就证明抛开那一切以后就越过肮脏。”


刘小别点点头,王sir的经验不是他这种信任可以比拟的,不愧是被称之为魔术师拥有超高追捕技巧的人啊,简直就是警察界的怪盗基德嘛!刘小别更加觉得自己更对了人,只是,这个蓝莓之夜的记录那么的干净,如果真的和王sir说的那样,那这家店的背后是得有多庞大的势力啊。刘小打个呵欠,摸出手机一看,上面是好朋友邹远的5个未接来电和一条短信,是邹远说和一个新认识的朋友在一起,让他也过去玩一会。


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时00.36   这么晚还要玩啊,刘小别给王杰希示意了一下就出门去打电话了

嘟  嘟  嘟


“喂,邹远,抱歉才看到。”

“哦,那你过来吧。我们在   嗯   纽约皇后。”邹远那边的声音太嘈杂了一些,刘小别似乎还能听见几句“邹远,喝,你输了。”“卧槽,卢瀚文,你别以为自己小就可以耍赖啊!”   卢瀚文,这个名字似乎有一些的耳熟啊。刘小别摇摇脑袋,“邹远,别玩太过啊,到时候自己就回去知道不,别给人坑了都不知道。”


“知道啦知道啦刘警官!”邹远在喧闹的声音里挂断电话,听声音似乎还玩的很开心。

刘小别叹口气,认命的回到办公室继续值班。而王杰希,在刘小别回来之前,就已经离开。


“谁啊,邹远,你还认识警察呢?纽约皇后里面,午夜才是真正的主场。

邹远身边问话的是和他一个公司的,叫于峰的,今天才成为他的同事,而他说的那位新朋友则是于峰介绍给他认识的叫做卢瀚文的一个年纪小小的服务员。一开始的时候,邹远还会觉得奇怪,,因为于峰说有好玩的人介绍的时候,他还以为是和他一样的搞计算机方面的人呢,没想到会是一个小家伙。说实话,长得眉清目秀的,但是酒量确是高到令人惊恐的地步,而刘小别作为他们那一圈子里面的千杯不倒,邹远自是想把人介绍到一起认识的。可惜了,今晚小别加班。


孙翔离开周泽楷的家的时候,有点冷,感觉有一点点下雾的朦胧,孙翔站在刚才和周泽看相遇的路灯下面,打了一个电话,就站在那里等着,他伸出手到嘴边呵了一口气。然后把目光放在了对面。Glory 荣耀大厦。


叶修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孙翔站在路边发呆,刚刚接到孙翔电话的时候,他其实正准备睡觉。。“怎么来了这是?嗯?大半夜的站在路上发呆,孙翔你这是要变身忧郁小猫猫啊!来,上车。”


孙翔白叶修一眼,就上了车,叶修的车子里没有什么香水味道,和孙翔一样,他们两个人不喜欢过多的点缀。车上放着缓缓地音乐,孙翔就这样靠在椅子上闭目眼神,叶修回过头来看他一两眼又继续开车“别装睡了,说吧,什么事。”


“你觉得周泽看是什么样的人?”


“听唐昊说能力很好。再说了,你不是挺喜欢他的吗?”


“这个人就像罂粟一样,明明有毒却又那么找人喜欢。”孙翔说这话的时候语气轻悠悠地,就和平时说要吃什么早餐一样。


“你这是,上瘾了”叶修眼神一沉,他们这种人不适合爱情,更别说是孙翔,他的意义太过于重要了,要是有那么一个人会让孙翔上瘾。那么。。。


“能让我上瘾的东西都被我亲手铲除了,我亲爱的哥哥。


我还是喜欢你

我还是喜欢你,像十年的霸图,亘古如昔。
我还是喜欢你,像炽热的兴欣,不曾有过放弃。
我还是喜欢你,像渲染了夏天的蓝雨,生生不息。
我还是喜欢你,像浩瀚沉稳的轮回,辉煌着仰望星际。
我还是喜欢你,像温柔却坚硬的微草,热爱着大地的每一处生机。
我还是喜欢你,像王座跌落的嘉世,立誓与敌。
我还是喜欢你,像一步步踏破绝境的雷霆,目光坚定忠心不移。
我还是喜欢你,像紧紧拥抱努力向前的虚空,一直守护并肩一起。
我还是喜欢你,像年轻着横冲直撞的呼啸,带着荣耀野蛮生长毫无停歇。
我还是喜欢你,像天与地,像我与你。始终无法如一。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红白玫瑰 chapter.3

Chapter.3

 

 

从背后抱你的时候

期待的却是她的面容

说来实在嘲讽

我不太懂 偏渴望你懂

 

黄少天和喻文州的认识其实并不美好,那时候的黄少天只是一个个小组织的老大,说的

好听一些其实也就是一个混混群里面的头儿。作为混混头儿的黄少天拽的二五八万,拽

的让很多人想把他弄晕然后暴打一顿,但是黄少天的拽是因为人家有大本事,而这本事

为不少给着他的兄弟带来了大面子,甚至也让当时的w城的正宗老大魏琛也刮目相看格

外的关注他。

 

就在黄少天拽的不知天高地厚的时候w城来了一个文弱的少年,的确,若是平常的少年

哪里会有那么多的关注啊,可是这人一来就挑了魏琛手下的一个二级团。虽然不是令人

惊恐的精英团,但是魏琛的二级团也是不容小觑的,竟然就被一个少年给挑翻了。听说

魏琛当时知道这件事就大发雷霆张口就大骂:“什么玩意儿,你们十个人被一个小毛孩

给挑翻了,你们是干什么吃的?是平时抽烟抽多了,多以都变成烟杆了嘛,一碰就软!”

后来听说是因为这个人长得像 高中生去收保护费的时候被揍的时候才被打成这样的,魏琛更狂暴了“他妈的,那人谁!叫什么名字!老子的地盘敢让他这么嚣张??”

 

一个被揍的人说“他,他没说叫什么,,,只是,只是留下了这个。”

 

那是一张很精致的小卡片,黑色的背景上有一个不大不小的骷髅头,骷髅头的下面写着

索克萨尔几个字。

 

于是长得像高中生的单挑了魏琛的一个二级团的文弱少年索克萨尔的名称就这样传了

出去。

 

黄少天蹲在街角,听着身边的弟兄们议论着这件事。

“你说这索克萨尔究竟谁啊,这么厉害”

“不是说长得像高中生吗?肯定是哪个学校的小兔崽子呗!不过也忒狠。”

“长得像高中生就是高中生啊,万一是一娃娃脸呢?”

“你们说着魏老大会不会忒怂,这手下弟兄被打成那样了,还不吭声?”

“放屁,你没听说魏老大说要把那小子给宰了嘛!!”

“呵呵,那你看见他做什么了嘛,诶,黄少你说是不是?”

 

黄少天看了一眼问他的少年然后笑笑“再乱说魏老大坏话信不信老子把你打的跟那几个

人一样?什么玩意儿,还索克萨尔,都欺负到我w城的地盘上来了。哼,等小爷我逮着

你非得把你抽筋剥皮!”

 

 

所有的不期而遇背后都隐含着多少次的等待。

于是黄少天真的在那次喻文州揍人的地方等到了他。

 

“你就是索克萨尔?”黄少天挑挑眉“就你这样的还能干了魏老大那十个人的二级团?

虽然说他们是不咋样,可是就你这弱小身板?怪不得他们说你长得像高中生来着。”黄

少天不管怎么看都觉得眼前的这个人毫无杀伤力啊,长得倒确实挺像高中生的。这样的

人真的可以挑了魏琛一个团?

“你就是黄少天?我找你很久了。”喻文州微微一笑“我都准备来找你了呢”

 

大概是从小打架的原因,黄少天很敏感的就感受到了喻文州身上的那股子危险气息,虽

然没有杀气,却让人不得不防备。就像很多年以后的黄少天才明白,微笑并不一定代表

开心,甚至代表着死亡,一个笑着来计算你的死期的人远比一个狂怒着叫嚣要杀掉你的

人更可怕。就像喻文州,黄少天陪在他身边那么多个日夜,也依然不懂喻文州的笑容代

表什么,算计,愤怒,或者是狂妄的野心。

 

 

“哦?找我?怎么,知道我是w城最厉害的所以迫不及待的想要打到我证明自己让自己站

稳脚跟?呵,我说你会不会太嘚瑟了,我告诉你,我黄少天。。

 

“我只是想找到你这个人而已。”喻文州还是微笑“然后,带你走。”语气平淡的就像

在说“我们去逛街吧”

 

“找我?你带我走?连真名都不敢用的人还好意思说带我走?你当我是狗啊?说带我

走就带我走?嘿,我今天不打你一顿你还真不知道这黄少是不能惹的!”说着就抡起

拳头冲上去,喻文州大概是没能想到黄少天说打就打,虽然还是躲开了这一拳但却差一

点就被黄少天给招呼到了脸上,喻文州的眸色略变得有一些深,虽然脸上还是看不出来

动怒的样子,但是出拳的速度却都是致命的,不得不说喻文州一个人挑翻十个人的实力

是强硬的,但是黄少天不怕死的劲儿愣生生也让喻文州挨了几个结实的拳头。

 

黄少天的横冲直撞式打法遇上喻文州的专业训练打法自然是不能相比较的,喻文州的最后一脚踹上黄少天的肚子的时候,黄少天真正感受到了力量的压制,以前在w城的时候

不是没打过架,也不是没有拼过命,甚至可以说是从小打架,但是和面前的这个人根本

就是两个层次的,不说那个被挑翻的二级团,就说魏琛,估计也不是这个人的对手。

黄少天被踹的闷哼一声然后蜷在地上无法直起身,感觉是每动一下,五脏六腑就被撕裂

一下,嘶,这家伙真他妈狠。

 

喻文州蹲在黄少天身边,摸着他的头发“怎么样,要不要跟我走?”

黄少天咬着牙齿瞪着喻文州顺带问候着喻文州的全家。

 

“真是倔强啊”喻文州一把抓起黄少天的头发强迫他直视着自己,“跟我走,或者你去

死。选一个。少天。”喻文州放下黄少天的头发,顺带帮他理好刚才弄乱的头发,温柔

的和刚才把黄少天往死里打的人根本就是两个样子。然后在他嘴边放下一张卡片,依然

是黑色的背景和白色的骷髅头以及索克萨尔四个字。

 

喻文州站起身往来时的方向走去,正午的阳光洒在他的身上却还是没有照透身后的那片

黑影,走到离黄少天快十米的时候,他忽然回头,还是和来时一样的笑容“我叫喻文州。”

 

 

 

荣耀大厦

 

周泽楷看着秘书送来的关于龙城花园的资料,他的直觉告诉他,龙城花园的投资案绝对不是表面上的商业投资,而星恒国际也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公司。周泽楷起身准备去总经理办公室问问孙翔。刚走到一半,又想起好像孙翔去了越南,周泽楷皱皱眉,直接去了助理办公室。

 

唐昊在那里,好像正在找什么重要的文件,整张办公桌上都是文件袋,一层叠一层,以至于周泽楷进去的一瞬间都以为自己是不是走进了文件保管室。

 

唐昊发现周泽楷的时候正好找到了五年前签订的一份合约。那是孙翔要的,一份不怎么有存在感的合约,以至于连精细如唐昊在一瞬间都很难找出来,孙翔催的很急,要唐昊一旦找到文件就立马拍照片传给他,所以唐昊在周泽楷进来以后也一直没有搭理他,只是示意他坐。好在周泽楷也是一个有耐性的人,在沙发上坐着看唐昊一直忙着做事没有搭理他也并没有生气。

 

“有什么事?”唐昊弄完了孙翔要的文件后走到周泽楷对面的沙发坐下。

 

“龙城花园的投资案。”周泽楷言简意赅“我觉得有蹊跷。”

 

唐昊觉得这件事情周泽楷自己负责就好了何必来问自己,一个堂堂的总监来一个投资案都整不好也不知道孙翔是看上他哪里了,于是语气不善的说“龙城花园是周总监您应该负责的问题,问我做什么?不是说周总监是高学历的大能人么,怎么连这个都做不好。”

 

周泽楷听见这样的话也并没有怎么生气,他知道是自己没有说清楚,于是再一次说道“龙城花园的真实操控者是glory。”

唐昊听到这话一愣,盯着周泽楷看了一分钟“你什么意思?”

 

“龙城是glory洗钱的途径。”

 

“你是警察?”唐昊警觉到

 

“不是”周泽楷淡定回答“只是来确定一下。”

 

“你怎么知道的?”

 

“猜的。”依然一脸云淡风轻的周泽楷其实内心很纠结,如果继续这个项目,那王杰希一旦追查到势必会查到自己,那算违背了初心,如果不继续,那可能就得离开荣耀,和孙翔。周泽楷闭上眼睛,脑海里忽然就出现了孙翔的样子,请他喝酒的,帮他理领带的,笑着的,不笑的。周泽楷伸手捏捏眉心“孙翔什么时候回来?”

 

“快的话估计后天。”



好久没有更这篇文了,最近真的忙完了好多事情,现在就剩下驾照和每天去健身房什么的了,然后希望今年暑假可以更完。

ooc算我的,

主cp周翔   喻黄


大家要不要猜猜黄少特别厉害的本事是什么

估计大家都快忘记这个了,前情提要请戳进主页看啦,因为我不会放那个连接orz

[漠尚]我可是你爹②上

尚清华看着自己面前这颗蛋,觉得自己好方,真的好方。
他觉得自己肯定是昨天晚上瓜子吃多了撑出了幻觉,要么就是自己现在做梦,不然,他一个大男人怎么会醒来在自己的被窝里发现一颗这么大的蛋!(๑ʘ̅ д ʘ̅๑)!!!呸呸呸!应该是,一个人怎么会在自己的被窝里出现一颗这么大的蛋!(๑ʘ̅ д ʘ̅๑)!!!(๑ʘ̅ д ʘ̅๑)!!!(๑ʘ̅ д ʘ̅๑)!!!

尚清华纠结的看着眼前这颗蛋,大!真的好大!上面还有一点紫色的纹路,讲真,蛋挺好看的,而且看着好像快要孵化的样子诶。WTF要孵化了!不是吧,我一觉醒来被窝里多了一个蛋现在还他喵的要孵化了谁知道会孵化出啥啊,恐龙?麻雀?还是个啥啊!尚清华好惊恐尚清华好害怕(ノ°ο°)ノ(尚清华:你出来!我是这种人吗!)
尚清华这人吧,没啥怪癖,但是就是特别喜欢在紧张的时候原地转圈圈,其实这是以前写文的时候留下来的怪毛病,据说这样可以感受到冰哥的内心(……)于是尚清华下了床转起了圈圈,满脑袋这蛋是啥是啥是啥!是…啥…哦…日…你…二…大…爷!!!!!!!蛋被尚大大飞舞起来的袖子带到了地上亲吻了大地彻底碎了。呵呵,转圈圈真是一个解决问题的好办法啊_(:з」∠)_
看了半天,蛋壳里好像没有啥滴,连奇怪的蛋液也没有啊,可是万一是机关呢?自己好歹也是一峰之主是不!于是尚清华经过一番巨大的心里挣扎,决定还是仔细看看这里面是啥。尚大大蹲下去,刚准备拿手指去戳戳蛋壳,蛋壳就被推开了,接着尚大大也被吓的弹开了。
尚清华表示我日我就知道是机关我就知道总有贱民想害朕,妈蛋多亏劳资闪的快!那他喵的是个啥!诶………诶……诶!!!咋是一条蛇?!
尚大大仔细的看了一下,蛋壳里的是一条紫色的小蛇,吐着芯子偏着脑袋看着他,眼睛还bulingbuling的。可是,你再怎么卖萌你丫也是一条蛇啊好不好!尚清华看着这条蛇,不知道为啥,总有一种压迫感,而这条蛇似乎也有这种感觉,于是,一晃一晃的向尚清华爬了过去。
干啥!你干啥!尚清华作为一个见蛇怂!觉得自己至少不能在一条小蛇面前这么怂!于是尚清华眼睛一闭心一横逮着蛇的七寸就给提了起来。接着他就听到一个软濡濡的声音“松手!”
尚清华一惊!啥?蛇?小朋友?于是他晃了晃手里的小蛇“是你在说话?是你吗?”
连尚清华都感觉到小蛇的怒气了“放手!”
“放手。哈哈哈,就你这样你还敢让我放手,好好给爷说话!听见没有!”尚清华觉得这蛇挺可爱的诶有点像沈清秋来着。
“………”小蛇不说话,就死盯着他。
尚清华过了好一会没听见声音,又看见小蛇死盯着他,就觉得好玩,于是把小蛇拎到面前接着又犯了一种叫嘴贱的老毛病“这样,你叫我一声尚哥哥,我就放了你怎么样?嘿嘿~~”这声音听着咋这么像调戏良家妇女的啊•﹏•
小蛇不动,不动,不动…………………接着就一尾巴甩到尚清华的脸上。

嗷!!!!!!!!!!!!!!!
那一天,被一条小蛇扇了一尾巴的尚清华的吼声传遍了整个安定峰…………………

未完待续orz

这个梗是群里出来的,当时真的被萌到了啊!设定就是,漠北北还是一颗蛋(?)的时候被尚清华给遇到了,(虽然遇到的地方很奇怪)然后被打飞机聚聚抚养长大接着一不小心就推到了聚聚的故事orz
关于这个脑洞我其实有几个版本哈哈!所以,这个蛋壳漠北的脑洞会写蛮久的哈哈哈●v●

#魔道祖师# [薛洋] 执念太深,便成罪孽

薛洋。

 

 

执念太深,便成罪孽。

 

这是薛洋死了之后,阎王给他下的结论。

 

世人皆称薛洋其人,罪孽深重,流毒无穷,皆欲除之而后快。又称明月清风晓星辰,且趋之若鹜。羁绊的由来便始于红尘纷扰。

 

 

薛洋自认为这一辈子活的算是痛快,该报的仇都报了,纵然杀伐无数,可是他依然觉得是值得的,若说他非得有什么遗憾的,那大概就是没能够早早的把晓星辰给他的糖吃掉,以至于后来连想念的味道都没有。

 

 

薛洋有执念,而且很深,就像他小时候不曾得到的糖果,和后来的晓星辰。

 

薛洋给阿箐讲的故事,简单直接,好像就是想要告诉阿箐他小时候有多傻,他对糖果的执念有多深,这就像那种,小时候喜欢上一种零食,却难得的吃到,于是发誓长大以后一定要买很多很多。只是大多数人慢慢的长大以后就已经忘记曾经对那份零食的渴望,可是薛洋没有,他没有办法忘掉那份渴望和那份奢求。于是他成了阿箐口中的那个就算浑身是血满身是伤也依然会带着糖果的怪人。

 

薛洋不是没有想过好好的生活,就在义城,就和道长阿箐一起,至少在遇到宋岚之前他是真的这样想过的。遇到宋岚的时候,他就知道有些东西只是幻想,该破碎的时候就得破破碎,只是美好的东西总归还是想要再多享受一下,于是宋岚死了。

 

霜华剑刺进身体的时候薛洋还是有点震惊的,从宋岚之后,他就知道事情很快就会露陷了,可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更没有想到晓星辰真的一点迟疑都没有。

 

他听见晓星辰问他。好玩吗?  好玩啊,怎么不好玩。陪一个想要杀掉自己的人过平常生活,怎么会不好玩。薛洋慢慢的吞掉苹果,好像这样时间就可以慢一点一样,好玩,怎么不好玩?

 

他又听见晓星辰问他呆在他身边这几年到底是想要干什么,这是陪在他身边几年都没有听到过的语气,冰冷厌恶。于是薛洋也想了一下他到底想要干什么,从一开始遇到晓星辰时的震惊和想要报复,到后来觉得这样也挺好,呵,又知道呢?薛洋想,大概是自己太无聊了吧,没有什么责任需要他担负,也没有什么人需要他。

 

薛洋觉得还是有必要把没说完的故事说完的,至少他得告诉晓星辰他不是生来就这样的。况且,在他善良的时候,从来没有遇见一个晓星辰。的确,一根手指用了五十多条人命来赔太过于残忍,但是手指没有长在你们身上你们自然不知道痛,反正薛洋也无所谓晓星辰能不能理解这个问题。

 

晓星辰骂他恶心的时候,他的确怒了,他觉得谁都可以骂他,唯独晓星辰不可以,世间人人都可以恶心薛洋,唯独晓星辰不可以。薛洋最擅长的莫过于人心的弱点,所以他告诉晓星辰两年前的夜猎和宋岚。

 

看到晓星辰跪在地上说饶了我吧的时候,薛洋不明白心里的感觉,悲伤,愤怒,还有绝望。然而晓星辰的自刎是他没有预料到的。不过没有关系,他薛洋最擅长的就是炼制凶尸不是吗?变成凶尸不是更好更好听话更不会离开吗?多好啊,于是薛洋慢慢的给晓星辰收拾干净,屋子收拾干净,他觉得等再次和晓星辰见面的时候一定还是和平时差不多。想着说不定阿箐那个小瞎子也会回来,便也顺手给她平时睡的棺材铺了一层厚厚的新稻草。

 

接着便拿着晓星辰给他的那颗糖慢慢的等晓星辰醒过来。然而最终晓星辰也没有醒过来,薛洋终于慌了,晓星辰,你宁愿碎掉魂魄也不愿意再见我一面吗?没那么简单!晓星辰,你别想摆脱我!于是薛洋找到了锁灵囊,甚至不惜找到了魏无羡。他要魏无羡补齐晓星辰的灵魂,他要晓星辰回来。

 

魏无羡问他到底是在为谁复仇的时候,薛洋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么多年对晓星辰的执念已经到了如此地步。锁灵囊被蓝忘机拿走的时候,薛洋突然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苦守晓星辰的残魂为什么会手拿霜华,为什么会扮成晓星辰的模样呆在义城。因为我以前真的想过共你踏遍万里山河,行侠仗义。

 

薛洋的手被蓝忘机斩断的时候,并不觉得痛,只是觉得好笑,他呆在晓星辰身边几年,却最终换得碎魂几许,而晓星辰给他的糖,被他宝贝似的藏在身上那么久,却最终也连味道也不曾尝到就再也无法触碰。不过好在,还是自己的手护着,没有惹上尘埃。

 

 

明月清风晓星辰,流毒无穷薛成美。若以此为因缘,皆是妄念。

 

以此为誓,不纠不缠

 

只愿来世,勿再扰君清安。

 

 

 

 

 

薛洋做了那么多的错事,该死,可我还是很喜欢他甚至于心疼。

 

很多人说薛洋为了一根手指就杀掉常家满门太残忍。可是于薛洋而言,那不只是一根手指,也是年少时期对仅存的一丝希望和善良。在他单纯的时候,没有人对他温柔以待,在他黑化的时候,却有人要求他对这个世界温柔以待。所有人都在说他的对与错,却没有发现,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他什么是对与错。薛洋对于晓星辰的感情不好说,个人觉得是有依赖的,就像一个生在黑暗里的人一直都憧憬着光明一样。晓星辰应该是薛洋短暂生命里的唯一一束光。

 

很多人说如果薛洋一开始就遇见晓星辰会怎样,可是如果一开始遇见的是晓星

辰,或许他就不会是薛洋,他会成为隔壁的冰妹与师尊。

 

薛洋身上的罪孽太重,唯以死抵挡,可是没有办法,我就是喜欢他。


「漠尚」 我可是你爹 ①

“漠北,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尚清华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对面的男子。

“呵呵。”对面身着紫衣华服的男子微微抬眸看了一眼尚清华“我怎么了?”

“漠北,你当真不念昔日的情分了吗?”尚清华单薄的身子在寒风中看起来摇摇欲坠,甚是可怜,而对面的漠北君却依然只是冷冷淡淡“我们有什么情分?”

尚清华本就苍白的小脸剎那间多了许多绝望“好,漠北,既然如此,那就和我一起去死吧!”

--------------你好我是分割线(ㅎ.ㅎ)---------------------

尚清华看着手里的《春山恨副卷之我的冰山大王》感觉世界有点崩塌。

这还是前两天无聊从人间带回魔界的一个小话本子。本来看名字以为是洛冰河和沈清秋的,没想到居然是写自己和漠北君的!∑(゚Д゚)

本着看自家儿子和黄瓜兄的缠绵悱恻的(?)爱情之路的打飞机菊苣结果却看到了自己的爱情奇缘一二三,菊苣表示内心是崩溃的(━┳━ _ ━┳━)再看看里面描写的不(pia)堪(pia)入(pia)目(pia)的场景,自己和漠北君产生情愫共同患难结果漠北君为了巩固权势准备和另一个魔族女人成亲抛弃自己最后自己咽不下这口气跑去找漠北君拼命没想到漠北君其实最爱的还是我只是有不得已的苦衷而已最后两人一起跳崖狗带了。可以,这很春山恨d(ŐдŐ๑)

对于这样的故事,打飞机菊苣是拒绝的!什么玩意儿?找漠北君拼命?我他喵的是不想活了吧!这作者是故意的吧!其实你是暗恋漠北君吧→_→再说了!我可是漠北君他亲爹!他怎么可能抛弃我是吧?!他敢吗?他不敢!

于是想的很欢乐的飞机菊苣,没有看到漠北君回来,也没有看到漠北君拍向他脑袋的手   ∑(゚Д゚)    “你干啥!”
“怕你走火入魔。”漠北君斜睨了尚清华一眼淡淡的回答。

哼!这么一看倒还真挺像刚才那话本子里说的,不行,作为漠北君的亲爹,我要为自己挣面子!于是尚清华挺起胸膛走到漠北君的面前,然后…………抱住漠北君的脖子开始摇,一边摇还一边嚎“大王啊!!你可不能抛弃我啊…!…可不能为了那些个什么魔女啊仙女啊啥的抛弃我啊!!大王啊!!!”

漠北君“………………………………”

尚清华依然还在嚎,漠北君伸出一只手在他脑袋上摸了一下然后给了三个暴击。

尚清华,卒。

漠北君看着趴在地上装死的某菊苣“起来。”

我不!打死我都不!ヽ(‘⌒´メ)ノ

漠北君揉揉眉心“起来”

凸(`0´)凸你让起就起那多没面子啊!

“……我数三声。”

(。•ˇ‸ˇ•。)我很有骨气的!我可是你爹!

于是尚清华被漠北君给提起来了,没错就是那种提小狗一样的提起来了。又像摸小狗一样捏了捏尚清华的脸“你又怎么了?”

 ̄へ ̄我只是像拿出我是你爹的威严而已!诶卧槽!我是你爹啊喂!你住手…
不孝子…放开我!(。◕ˇ﹏ˇ◕。 )


一碗拉面的故事




  
尚清华躺在闲人居的床上时有一瞬间的不真实感,什么玩意儿,他居然真的被漠北君用板车给拖回来啦?尚清华狠狠地闭了一下眼睛之后又猛地张开,原来是真的,而且就连漠北君说要给他坐面吃也是真的。wtf!漠北君您老人家怎么啦?不会是被玄阳真火给烤傻了吧?
尚清华有点受不住,傻愣愣的看着站在他面前的漠北君,一样的高贵冷艳,一样的霸气冷酷,一样的满脸冰渣,一样的。。。一样的二大爷啊!你什么时候见过堂堂魔族二把手的高岭之花漠北君挽着袖子端了一碗拉面站在你面前啊!关键是,那脸上还有面粉啊喂喂!

“不是要吃拉面。”漠北君挑了一下眉毛,眼睛里传出来的信息就是,给我吃了然后夸我做得好。尚清华有一种遭雷劈了的感觉,哈?他是在想不清楚这个魔二代究竟是不是傻了,只能哆哆嗦嗦的拿起筷子,小心翼翼的吃了一口面。然后尚清华崩溃了。卧槽什么鬼设定,是不是魔族的人都特别的会做饭啊,可是他们不是不吃饭的吗!作为作者他怎么不知道他给漠北君还设定了这样的技能啊!简直不能忍啊!!

于是漠北君就看到尚清华半坐在床上穿着一件中衣,身子略往前伸,一手拿筷子,脸色一会儿红一会儿青,然后还咬牙切齿颇有一种肝肠寸断的滋味儿,漠北君的嘴角抽抽,暗想,自己做的拉面不会真的这么难吃吧?

尚清华内心梗塞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漠北君你这面是买来的吧?不是你做的吧?

漠北君的眼神像看白痴,尚清华明白了,漠北君这是觉得自己被侮辱了,堂堂魔二代居然被一介凡人给质疑了。于是尚清华狗腿的说道:“嘿嘿,漠北君你别生气啊,我是觉得这面的味道也太好了吧,和那洛冰河的手艺都差不多。你们魔族是不是都去上过烹饪班啊?”

漠北君听着他说,一开始还有点高兴,这表示他被夸得挺开心,却忽然眉头一皱,嘴唇微抿。尚清华发现咋情况不对,难道有魔气?
 
半晌,漠北君盯着他问了一句:“你,什么时候吃过洛冰河做的拉面?”

“啊?昨天啊,就是遇到你舅舅之前啊。我正巧遇到了沈清秋和他就去就顺便去关爱了一下师兄嘛!”说起来尚清华还有一点记恨着那沈清秋个表脸的,都是他那乌鸦嘴,什么等着被人抓回去道个歉继续每天揍三揍。这下真给逮回来了!

“他做的比我好吃?”漠北君继续问。

“啊?这倒没有。“废话,我就吃了他几根面,能记住什么味道啊!

听到这句话,漠北君圆满了。表情一下就温柔了,虽然只是眉毛微微的上扬了一些。可是尚清华依然感觉到了他的开心。什么玩意儿。接着他就听到漠北君说“以后,只能吃我做的!”

啥!!!!!!漠北君!!!!!你!!!!尚清华一脸惊恐的看着他!!!!
漠北君看着他一脸惊恐,脸色一沉“你不乐意?”

尚清华都感觉到冰碴子戳脸上的痛觉了,慌忙点头道“我乐意我肯定乐意!我一万分的乐意啊!”

心里有一万只小黄瓜在咆哮,你个杀千刀的沈清秋,你丫自己是一个死给就算了,你扳弯了充满王霸之气的冰哥把他给养成了傻白甜也就算了,你他妈的居然把我最喜欢最憧憬的漠北君也给整弯了!!(正在和冰哥钓鱼的沈某人打了一个大喷嚏,于是冰哥担心的回家给他拿了一床棉被。沈某人:,,,)

于是从此以后我们的尚清华和漠北君过上了每天揍三揍,走完以后啪啪啪,啪完以后吃拉面的幸福快乐的日子。

尚某人:呵呵